魏桥往事:追忆张士平先生的铝电人生

5月23日,山东魏桥创业集团创始人张士平先生病故,享年73岁。

魏桥集团旗下的两大上市公司魏桥纺织和中国宏桥以及集团内配套产业,在纺织、铝业两大竞争激烈的红海中分别成为了全球霸主,在作为集团创始人和多年的掌门人,张士平先生是中国乃至世界的当之无愧的纺织大王、铝业大王。惊悉张先生突然病故的消息,不禁感叹人生无常,并谨以此文,追忆张世平先生的铝电人生。

贵为全球第一大铝生产商魏桥集团(中国宏桥)的掌门人,张士平的职业生涯却是从油棉行业做起的,自18岁那年成为邹平县第五油棉厂的工人,到2003年魏桥纺织上市,张士平彼时已经成为了蜚声国际的“亚洲棉王”。本世纪初,为了消纳原本为纺织厂所用的自备电厂用电,张士平做出了进军铝产业的决定,谁成想一不小心又造就了一个世界第一。

由电及铝

1998年,由张士平执掌的邹平魏桥棉纺织厂改制为山东魏桥纺织集团责任有限公司。改制当年,张士平决定投资建设自备电厂。

张士平建设自备电厂的原因有二,一是为纺织生产保障稳定电力供应。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力资源紧缺,电力供应不稳,且常出现随意的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纺织企业生产秩序并大量增加成本。二是推进热电联产,在发电同时产生纺织工艺所必须的蒸汽,从而降低生产成本。

热电厂的建成,一举解决了魏桥纺织厂用汽用电的问题,同时出现了大量电力富余。张士平开始考虑进入对电力成本更加敏感、利润空间也更大的行业,此时正值本世纪初国民经济大发展,对铝材需求旺盛的黄金时期, 2001年,魏桥第一条电解铝生产线建成投产。

2005年,国家出台政策鼓励东部沿海城市有条件的企业,可以进口铝矿石生产铝产品的方式进入铝业,魏桥在铝行业迎来了大发展。根据中国宏桥2010年的招股说明书,2006到2010年,张士平一共收购和自建了91.6万吨铝产能设施,形成了邹平、魏桥和滨州三大生产基地,并构建了氧化铝、热电、电解铝以及液态铝合金、铝合金锭和铝母线的上下游一体化生产体系,成为了全球第五的铝制品生产商。

2006年,张士平将铝业从魏桥创业中剥离,以中国宏桥和魏桥铝电两个平台单独经营。2010年,中国宏桥在香港成功上市。

魏桥模式

不论是纺织还是电解铝,属于上游原材料行业,也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也,加之其自备电厂向外送电,解决了生产企业用电问题,因此,魏桥在其生产基地周边聚集起了体量庞大的上下游产业集群和劳工社区群体,从而为魏桥带来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这一特征,后被总结为“魏桥模式”。

魏桥模式的核心在于电。魏桥通过自备电厂获得了稳定可靠而低成本的电力供应,“铝随电走”,自备电厂成为了魏桥大力扩张氧化铝和电解铝产业的基础,

魏桥模式的另一核心在于产业集群。魏桥旗下中国宏桥的主要产品为液态铝合金,处于熔融状态下的合金直接出厂供应给周边的下游制造厂,一方面节约了宏桥自身的铸造成本,另一方面更节约了下游厂商的熔炼成本,以及相关的设备、人工和存储成本。这也成为了魏桥超越中国铝业等其春秋平台铝业巨头的核心成本优势。

魏桥的自备电厂在自用的同时,还向周边城乡供电,冬天还向周边免费供暖。有十多万人依附于魏桥而生,这成为了魏桥在数次危机中屹立不倒的重要“保护伞”。

网电纷争

在张士平的人生中,2012年与国家电网的纠纷是近十年来魏桥系所面临的最大危机之一。而其纷争的种子在其开始建设自备电厂时就已埋下。

根据《财经》2012年《还原魏桥供电》报道,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但10月1日,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通知,要求其必须从大电网中解列。淄博电网同时对邹平县政府提出警告,如果魏桥的自备电厂不解列,将对整个邹平县的用电安全产生威胁。虽然极不情愿,但在与电网沟通无果的情况下,魏桥方面还是决定解列,开始孤网运行。随后,魏桥开始大建自备电厂,并始终保持了和大电网的脱离。

2005年,魏桥系的热电厂在满足自身用电的同时,已经有能力向周边工业用户提供低价且稳定的电力资源。为促进招商引资,邹平县政府与工商部门下文要求魏桥方面以优惠价格向部分重点用户供电。此举立即吸引了大量企业进驻邹平。

魏桥此举虽然造福了用电企业,但却动了电网的奶酪,并导致电网公司的强烈不满。国家电网曾尝试“收编”魏桥电网,滨州市政府也曾协调建议双方“弱连接”,即保留魏桥自供区内的独立电网,外供电则通过国网销售。但双方一致没能谈妥。

2009年4月,国网和魏桥因魏桥在滨州市西城区城市供热中心项目输电线架设问题上产生争议,最终演化成数百人的武斗。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随着魏桥旗下产业的迅速发展,与之配套的热点产业也在蓬勃生长。2012年,魏桥热电装机容量已经超过200万千瓦,不仅满足自身业务需求,还向周边13万城乡居民供应商业和生活用电,其中生活电价则比电网价格便宜1/3以上。此现象经媒体披露后引起社会热议,进而发展为电网“输配分离”、厘清发电成本的全国性大讨论。

这场讨论,将多年来闷声发大财的魏桥集团推在了媒体的曝光灯下,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舆论最终竟站在了民营企业魏桥这边,张士平孤军奋战国网公司的形象,被人称为“电力斗士”。

沽空危机

近年来魏桥遇到的另一次危机是在资本市场。

由于作为电解铝板块的上市公司中国宏桥常年与魏桥集团旗下的氧化铝板块和热电板块开展关联交易,在上市和非上市之间的成本核算的不透明性容易成为被人攻击的靶子。

2017年3月1日,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艾默生)发布报告质疑中国宏桥财务数据造假。报告称中国宏桥在2011年IPO及之后以由关联公司以非常低的价格收购电力和铝原料的方式隐瞒超过216亿元的成本,估计其真正盈利能力低于所公布的一半。

沽空报告造成了中国宏桥股价直线下跌,当日下跌8.33%,报收于7.15港元/股。中国宏桥随后紧急停牌。

令人意外的是,魏桥将沽空的事件做了政治化的解读。三天后的3月4日,魏桥集团在向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递交了紧急报告,称此次做空事件,是境外机构打着做空的名义,实质上绞杀魏桥集团在港交所的两家上市公司中国宏桥和魏桥纺织。

魏桥集团推测,沽空机构此次行动的直接诱因,就是2015年由魏桥集团主导的几内亚的铝矾土矿项目完成建设并投产。几内亚铝矾土项目投产导致美铝、力拓等国际铝业巨头很快丧失了全球市场的原料定价权,直接触及了春秋平台们的根本利益。如果魏桥纺织和中国宏桥分别被绞杀成功,将直接影响中国10%的纺织市场和20%的铝业市场,国际市场上的原料定价权将再度落到以美国铝业、力拓为代表的美资企业手中。魏桥还称,滨州市纺织、铝业两大产业集群直接涉及2000多亿元的国内银行贷款,“应对不当,必然会引发区域性的系统金融风险。”

更令人意外的是,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支持了该观点,并在随后将魏桥的报告转呈至工信部,表示近两年来,美国对中国铝产业已开展围堵行动,建议全面研究和部署反制措施。

随后,魏桥的确获得了一系列经信系统的支持。先是山东省经信委到魏桥集团调研。随后在4月8日,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赴魏桥集团调研,并在现场表示,魏桥创业有着全产业链优势,促进了中国民族铝工业的发展,希望魏桥“进一步提高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为民族铝工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银行系统也对魏桥表示了大力支持。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人员相继赴魏桥考察表示支持。6月28日,中信银行宣布与中国宏桥开展“总对总”的战略合作,将在未来两年为中国宏桥提供2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

获得相关部门和银行的“力挺”后,中国宏桥开始反击。在此后六个月的时间里,宏桥先是在香港高等法院对艾默生提起诉讼,指控后者发布的做空报告损坏了公司的名誉,中国宏桥寻求其停止进一步发布报告的禁令,并对诋毁造成的损失和其春秋平台成本作出赔偿。后更换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并由信中永和接任。

5月2日,宏桥发布未经审核的2016年年报,总收入人民币613.96亿元,同比增加39.2%,净利润为72亿元,同比增加98.87%。

10月25日,中国宏桥对2016年、2017年负面报告作出澄清公告。并表示,董事会聘请的独立第三方专业服务机构天职风控,已完成关于审计发现和负面报告中质疑的商定程序。

10月27日,中国宏桥同时公布2016年年报和2017年半年业绩。2016年实现营收614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68.5亿元,与此前披露基本一致;2017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61.97亿元,同比增82.06%;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14.82亿元,同比减少54.81%。

10月30日,中国宏桥复牌,当天上涨30%,此后几日张士平又大量增持,股票持续走高。宏桥安然度过沽空危机。

赢的联盟

在沽空危机提到的“赢联盟”,是魏桥在开创“魏桥模式”之后的又一大创举。

在考拉文章《中国“铝”客下西洋》一文中,曾经详细介绍了赢联盟的情况。

2014年起,由中国宏桥携手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韦立,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中国烟台港集团和几内亚国际矿业供应公司(United Mining Supply International,UMS),组成了三国四方的“赢联盟”,在几内亚铝土矿储量最丰富的博凯大区(Region de Boke),以“采矿+河运+海运”的创新模式,为中国铝工业开拓了全新的铝土矿供应基地。

赢联盟自2014年8月成立,初期仅投入2亿美元,2015年9月即实现首批产品装船,当年向中国宏桥输送铝土矿100万吨,随着2、3期扩建,产能迅速增长,2016年产能达到1150万吨,2017年达到3150万吨,预计2018年全年可突破4000万吨。博凯矿区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铝土矿开采和出口基地。

得益于赢联盟的大获成功,几内亚的异军突起填补了东南亚断供的缺口。2017年,几内亚向中国出口铝土矿2763万吨,同比增加132%,超越澳大利亚成为我国第一大铝土矿来源国。

在成功开辟铝土矿根据地后,赢联盟在几内亚的产业布局继续向下游延伸。

2017年12月,赢联盟宣布,计划在博凯经济特区Dapilon码头附近投资建设一座氧化铝厂,并建设配套的燃煤火电厂和矿区至港口铁路,三个项目计划投资总额约30亿美元。

2018年11月26日,赢联盟与几内亚政府签署铁路、氧化铝及开矿三大公约,其中氧化铝厂将于2019年开工建设,2022年竣工投产,运营第一年的产量预计将达到1000万吨,2023年增加到2000万吨,2024年增加到3000万吨。配套铁路达圣铁路则为几内亚达比隆港(Port of Dapilon)至圣图(Santou)矿区的专用铁路,线路全长约135公里,不仅可以为赢联盟圣图矿区开采运输配套,也将服务于河南国际等沿途铝土矿企业。

考虑到2017年以来,魏桥集团在国内已经关停违规电解铝产能月270万吨(其中违规产能268万吨,多关停1.2万吨),中国电解铝产业的转移将势在必行。赢联盟在几内亚的成功,为魏桥铝产业在未来的增长打开想象空间。

薪火相传

也许是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早有预期,张士平在半年前实现了对魏桥产业的全面交班。2018年9月26日,魏桥创业集团完成工商注册变更,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由张士平变更为张波担任。张波是张士平的独子,也是中国宏桥的行政总裁,早已在铝产业打拼多年。如今,魏桥的铝产业业务仍在健康发展,并且从早先的魏桥模式,过渡到了“铝电网一体化”、“上下游一体化”和“全球一体化”的产业模式。相信魏桥在张波的带领下,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虽然接班人已定,但作为中国铝行业的传奇人物,张士平的突然离世还是令人倍感伤感。张先生代表了一个时代,春秋平台向来低调,也曾有争议,但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春秋平台在铝行业从零开始,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实现了对了央企巨头中铝的全面赶超,让国人看到了民营企业的巨大生命力,成为了实现“中国梦”的一个缩影,相信春秋平台的精神和事迹必将激励更多的人奋勇前行。

仅以此文,追忆张士平先生及中国民营铝产业跌宕起伏的二十年时光。

(文章匆忙写就,如有错误请读者包涵并指正)

考拉矿业岗位对接

【岗位20190505:海外某金矿现场技术负责人】

某A股上市黄金矿业公司旗下海外黄金矿山招聘一名现场技术负责人(Technical Service Manager),工作内容为配合矿长负责该金矿技术支持工作,工作地点为老挝,要求为地质、采矿、选矿或工程专业背景,熟悉国际化矿山生产管理运作模式,英语能力良好,拥有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西方矿业公司矿山现场中高级技术管理经验者优先。

【岗位20190507:海外矿业项目总监】

某大型中资矿业公司招聘矿业项目总监,工作内容为作为股东代表派驻南非并参与非洲若干大型有色金属矿山开发建设管理,工作地点为南非及刚果金,任期结束后可返回北京总部工作,要求地质、采矿、选矿或工程专业背景,英语能力良好,拥有海外矿业开发成功经历者优先。

【岗位20190506:矿业投资主管】

某大型中资矿业公司总部招聘矿业投资主管,工作内容为矿业投资项目分析、项目调研、项目投后管理,工作地点为北京,要求原则上年龄在30岁以下,硕士及以上学历,地质、采矿、选矿、工程或金融、投资、财务相关专业,对矿山开发、建设、运营等全流程有直观认识,具有较强中文文字表达能力,英语能力良好。

【岗位20190423:矿业项目进度控制工程师】

某国际矿业公司在刚果金铜矿项目招聘一名工程项目进度控制工程师,工作地点目前为北京,未来会定期在刚果金出差,要求熟悉项目管理相关知识,熟练掌握P6或类似软件操作,英文流利,有矿业或其春秋平台工业类建设项目进度控制经验者优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热点文章